新闻
饶宗颐——一个文化奇迹-吴真(澳門繞宗頤學藝館)
2016年 11月 16日 - 8:24:59pm

http://www.guoxue.com/master/raozongyi/whqj.htm
国学大师饶宗颐先是与钱钟书并称“北钱南饶”,钱去世以后,又与季羡林并称“北季南饶”。学术界称他为“国际瞩目的汉学泰斗”、“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
这位被钱钟书称为“旷世奇才”的潮籍学者,字选堂,号固庵,1917年生于潮州,后移居香港,游学于世界各地,其在敦煌学、甲骨文学的研究成果,被公认为填补海外汉学界的扛鼎之作,被誉为“当今汉学界导引先路的学者”。记者日前在广州采访了白发白眉、清癯的一代国学大师。
从潮州首富之家走出的国学大师与学术界爱将饶宗颐和季羡林并提为“北季南饶”不同的是,广东人喜欢将他与另一个大名鼎鼎的潮州老乡李嘉诚相提并论,说他俩代表了当今潮州人在经济和文化领域的最高成就。今天的李嘉诚是潮人首富,可是在87年前,饶宗颐出生时的饶家却是潮州首富。钟鸣鼎食之家很容易造就出玩物丧志的公子哥儿,饶宗颐却是个例外。由首富之家走出国学大师,饶宗颐本身成就了中国文化史的一个奇迹。
记者:现在大家都说您是潮州人的骄傲,但是最近好像有研究说您祖上是客家人?
饶:最近他们实地考察后确定我的祖籍地是广东梅县松口铜琶村,我也觉得意外。以前说我的祖上住在现在大埔县的三河坝,这是梅县辖区,所以我从祖籍来说绝对是客家人。我的12世祖仕宝公开始到潮州城卖客家豆腐,之后慢慢地发展起来。到了我这一代,是饶氏19世。
记者:作为潮州首富的饶家当时是怎样的鼎盛?
饶:我的祖父有四兄弟,每个人都开了发行钱票的银庄。当时海外大量的侨汇和国内的军饷都是通过潮州饶家的银庄周转的,所以饶家有两三代都是潮州首富。饶家其实还是一个文化世家。
记者:“三代出一贵族”,这句话如果放在您身上,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饶家几代财富的积累使您这一代具备了成为精神贵族的可能?
饶:是有这样的原因。我父亲的“天啸楼”是粤东最大的藏书楼,这是一个小图书馆,我自己可以在那里一边读书,一边玩,不管懂不懂也就在那里逛。所以中国书的基本种类我老早就了解,对历史更是早就烂熟于胸。另外,家族文化空气的熏陶也很重要,我父亲交往的都是些当地的文化人,他们成立了诗社,常在我家后花园吟诗作对、切磋学问,这其中有后来中山大学著名教授詹安泰,他当时是金山中学的教师。
记者:像您那么早就开始进入做学问的状态,家族的钱庄经营怎么办?
饶:我的父亲在我16岁时辞世。我是长子,要管父亲的产业,又要完成父亲尚未完成的著作《潮州艺文志》,我只能在两件事中做一件做得好的,就是能够把他的学术延续下来,但是生意我就没办法管了,所以在我手上,家财慢慢地散了。
1935年,18岁的饶宗颐完成了父亲饶锷未完成的著作《潮州艺文志》,自此,他便从“天啸楼”的天地中来到宅外的世界,20岁出头就被聘为中山大学的研究员。那时,中山大学因为日军南侵,已经迁到云南。赴滇途中,饶宗颐大病一场,滞留在香港,这使他有机会结识了后来对他影响深远的学者王云五和叶恭绰,从而正式步入国学研究的大门。战乱让他失去了“天啸楼”的藏书,却因此在香港遇到了大力资助他的儒商方继仁。饶宗颐从1952年到1968年在香港大学中文系任教,又遇到了开风气之先的系主任林仰山。饶公不仅学富五车,还精通琴、书、画,不仅精通中英今古文,也精通甲骨文、象形文、梵文、希伯莱文、波斯文等,被称为“国学”领域最后一位“集大成”者。
记者:过去中国人做学问很讲究“家学渊源”,您从家学里面得到过什么?
饶:我的学术发展是因为我有家庭教育,可以说是家学。我有四个基础是直接来自家学的:一是诗文基础,我是跟父亲、跟家里的老师学习的。家里从小就训练我写诗、填词,还有写骈文、散文;第二个是佛学基础;三是目录学基础;四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在无拘无束的学习环境下,我从小就养成了独特的学习习惯和方法,这对我以后做各方面的学问研究很有帮助。
记者: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没有家学,就没有您今天这样渊博的学问?
饶:是的,我15岁以前已经培养了这四个基础,以我的经验,家学是学问的方便法门,因为做学问,“开窍”很重要,如果有家学的话,由长辈引入门可以少走弯路。“家学渊源”意味着家里有许多藏书,有世代相传的学问,这其实是一个人的学问系统,如果可以在长辈已有的学问系统上加以扩张和提升,国学功底会更扎实。
记者:您本人是不是私塾教育的成功例子?
饶:其实我不像有些文章说的那样“连小学也没上过,完全是无师自通”。我上过正规的初中,代数和英文对我以后治学都很有好处,而且我学每样东西都有老师的。要做到像王国维那一代人那样的学贯中西,旧学底子很重要,现代学校教育也不可缺少。
记者:前几年北京大学办了“文史哲综合试验班”,武汉大学在去年也以“培养国学大师”为目的办了“国学班”,您觉得像您这样的家学有可能在现代的教育方式中获得吗?
饶:文学是最难训练的。现在的中文系学生不能写古文、不能写古体诗,这样就跟古人隔了一层。不能创作,只有理论,他们借外国的理论硬装进去,自以为理解了的其实是误解。现在的学生写一本书没问题,让他写首古诗却不会写。中国传统文化都蕴藏在这些古代文体里面,不掌握它们,国学研究没办法突破。学校培养出来的都是同一模型,现在的家学已经到了末路,我觉得有家学基础的学生应该被作为特殊人才来培养。
记者:您被认为是最后一名集大成者,学问以外,古琴和书画造诣也非常深,我觉得这在现代学校的教育中很难实现。
饶:古人治学,琴棋书画都有很大关系,这是传统文化的一种熏陶。我对书画的兴趣在很小时候就被父亲培养起来了。现在家庭教育的断层,很难使孩子从小就接受传统文化的耳濡目染,国学熏陶方面几近于零,很可惜。
记者:您作为最后一个集大成者,有没有人能够继承您这么多的学问?
饶:我的两个女儿都没有继承我的学问研究,这是我一直感到遗憾的。不过今天中国的学术研究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非常繁荣,真正做学问的人很多,我不担心学问会中断。但是像我这样做学问的人就不一定会有,因为那么“傻”地去钻研一些连很多专家看起来都觉得无聊的问题究竟干什么?又没有钱赚。
身体是搞学问的本钱。
治学的博与专,是一对矛盾,很难兼得,但饶公做到了。在一些领域,他占据了开路人的地位。他第一个编著词学目录、楚辞书录,第一个研究《日书》,第一个研究敦煌白画及写卷书法,第一个将殷礼与甲骨文联系研究,第一个提出“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第一个提出把楚文化、吴越文化作为学科名,第一个讲中国艺术史上之墨竹石刻,第一个将《盘古图》的年代推到东汉……为了达到“专”,饶公不顾一切地“往里钻”。像梵学,为了品到“原汁原味”,他硬是从40多岁开始埋头学习梵文,一学几十年,直至可以朗朗而读。
学术只是饶公此生成就双璧中的一半,擅长书画和古琴艺术的饶宗颐在国际享有很高声誉,在1993年香港的国际拍卖会上,饶公的书法已是字逾千金,画值数十万元。
记者:您从5岁开始接触学问,到现在80多年,这过程中会觉得枯燥吗?
饶:我的求知欲太强了,这种求知欲征服了我整个人,吞没了我自己。我觉得搞学问是一种乐趣。我研究很多很多问题,我学会一种又一种文字……为了寻找一件事的根源,我一定要找到原来说的那句话,这其中的过程,要很有耐心,有些问题,我慢慢研究了十几年。
记者:有人曾经把您和清末大学者龚自珍和王国维相提并论。
饶:与他们二位比较,自不敢当,但我的好处是活得长命,龚自珍只活到49岁,王国维先生50岁,以他们50岁的成绩,和我87岁的成绩比较,是不够公平的;但龚自珍也的确“火气”大了一点,要不,可以更长命,成就更大。学问其实是积微之功,在于点滴之积累。人的生命如同蜡烛,烧得红红旺旺的,却很快熄灭,倒不如用青青的火苗更长久地燃烧来得经济。
记者:这么说身体是搞学问的本钱?
饶: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身体不好怎么行万里路?因为有了强壮的身体,为了研究一个问题,我可以跑到发源地去考察。1962年,我第一次跑去莫高窟,当时环境很艰苦,但是乐趣无穷,因为我亲自印证了我所知道的东西,而且受此启发,又有新的问题产生了。
记者:您现在87岁高龄仍然精神矍铄,声音洪亮,有什么养生之道吗?
饶:我对自己的身体很珍重!珍重,就是做学问时,我完全投入,疲倦了,我会停止;吃东西,饱了就马上停止,自己克制自己。自14岁起,我学“因是子静坐法”,我早上会沐浴和静坐,然后散步,晚上9时必宽衣就寝。
记者:广州现在准备把“海上丝绸之路”捆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您是“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的首创者,您觉得广州在整条丝绸之路中占怎么样的位置?
饶:上世纪80年代我在广州南越王墓看到波斯银器,跟我在法国看到的一模一样,当时就提出了“海上丝绸之路”这个概念。广州应该是这条路的起点和最早的中心,因为秦汉时期这里就有海关,是国家对外的口岸。
记者:现在争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还有泉州、宁波和广西合浦。
饶:广州人要爱惜自己在海上交通史上的地位。三国、六朝和唐代,关于广州地面的材料有无数之多。像南海神庙应该早点开发,西来初地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地位也应该明晰。泉州的阿拉伯文材料和摩尼教石刻让人一看就清楚。广州始终是整条丝绸之路最重要的港口,但是如果宣传和挖掘得不够,这个“起点”就会被人家拿走。
记者手记
潮州世家饶家在当地有许多民间传说。如果不是饶宗颐这位享誉国际的国学大师,不再兴盛的饶家现在也许不会有人提起,一如中国各地曾经有过的巨富家族一样。
饶宗颐满足于“不食人间烟火”的状态,毫不寂寞。他的学问好像与世事没有关联,他的著作里也反映不了时代的背景,读他的诗文画作,更是古风尚在,俨然魏晋之人。其实这正是他的傲人之处,为志趣而做学问,是以为大学问也。饶公说,这可能也是世家的特点吧。
饶公也有学问不能作为家学传承下去的痛感,低调如他,慨然应允我们做这一次访谈,是想给大家留下一个文化世家的背影。
饶公的小女儿饶清芬女士现在全职帮父亲处理大小对外事务,是饶公的得力助手。采访间隙,陈家祠的潮汕游客争着跟他照相,一群人把他围在中间。饶宗颐规规矩矩地站着,满脸快乐的笑容。女儿饶清芬上前来帮他整理领带,他就仰脖享用。照毕,饶公就背手踱步,远离人群,自己一个人赏玩那些民间工艺品去了。
 
饶宗颐教授学术成就-郑炜明 胡孝忠
2016年 11月 16日 - 8:18:49pm

http://www.ajti.gov.mo/S/detail/1/AcademicAchievements
饶宗颐先生,字固庵,号选堂,斋名梨俱室,1917年生於广东潮州。先生幼承家学,从事学术研究及教学工作已80载,研究范围广博,盖可归纳为上古史、甲骨学、简帛学、经学、礼乐学、宗教学、楚辞学、史学‏(包括潮学、方志学、金石学)‏、中外关系史、敦煌学、目录文献学、古典文学及中外艺术史等13个大门类,已出版着作80多种,发表文章950余篇;另亦善诗书琴画,刊行的诗文集有十余种、书画集70种等。先生精通中国古代文献及多种外语,研究注重史料考证,且不断创新,在多个学术领域皆有开创性的研究成果。例如,他是首位编着词学目录和《楚辞书录》的学者,首位研究敦煌本《老子想尔注》、《日书》、敦煌白画及写卷书法,首位将《盘古图》的年代推到东汉,首位编录星马华人碑刻,开海外金石学先河,首位中国学人翻译及研究《近东开辟史诗》等,多项研究在国际汉学界获得高度评价与回响,对於海内外推动汉学研究及弘扬中华文化贡献至巨。
饶宗颐先生家学渊源,天资聪颖,7岁着《後封神演义》;10岁能读《史记》;16岁时咏《优昙花诗》,一时诗坛诸老宿竞与唱和,享神童之誉,诗作发表於中山大学中文系《文学杂志》1934年第11期。1932年,其父饶锷先生病逝,饶宗颐先生继承父志续编《潮州艺文志》,刊於《岭南学报》1935年第4卷及1937年第6卷,成为研究潮州历代文献的里程碑着作,共计65万字。
1935年,饶宗颐先生在弱冠之年受詹安泰先生委托,代授国文课於韩山师范学校,旋即受聘为中山大学广东通志馆艺文纂修‏(1935至1937年)‏,与温廷敬、冒鹤亭、冼玉清等着名学者共事;同年加入着名史家顾颉刚等学者主持的禹贡学会,现为硕果仅存的会员;後受顾颉刚先生委托,主编以上古历史地理为核心内容的《古史辨》第八册‏(古地辨)‏,惜因战乱,文稿尽失,其目录载於顾颉刚先生编的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责善半月刊》。可见先生少年之时已以学问文章见重於士林。为完成顾先生当年的嘱托,延续民国学人的优良传统,由饶宗颐先生任主编、郑炜明高级研究员和胡孝忠博士编校的《古史辨》第八册‏(古地辨)‏将在中华书局出版。
1939至1941年,先生应聘为中山大学研究员,时中山大学迁校云南,先生赴聘途中因病滞留香港。留港期间,先生任商务印书馆‏(香港)‏特约编辑,为王云五先生主编的《中山大词典》撰《古籍篇名提要》稿;又佐叶恭绰先生编定《全清词钞》初稿。1943年初,先生任金山中学国文导师。经中山大学郑师许教授推荐,先生於1944年4月至1945年在广西的无锡国学专科学校先後任讲师、教授;1946年任广东省立文理学院‏(今华南师范大学)‏教授;1947至1948年任南华学院文史系教授兼系主任。1946至1949年担任《潮州志》总编纂兼广东省文献委员会委员,以新材料、新体例和新方法编撰该志。全书设30门类专门分志,其中1949年出版15门类共20分册,2005年、2011年补刊余下之大部,题材及体例皆精研创新,为中国地方志的一个开创性典范,至今仍为编写地方志的圭臬。
1949年移居香港前,先生先後出版了《潮州艺文志》、《潮州丛着初编》、《楚辞地理考》、《潮州志》和《徭山诗草》等着作和诗集,另发表论文约30余篇;在上古史地、楚辞学、古典文学、潮学和考古学等方面均卓有成绩,可以说是一位根基深广而且相当早熟的学人。
外部連結‏[編輯]‏
2016年 11月 16日 - 2:14:12am

香港中文大學:饒宗頤教授
http://www.cuhk.edu.hk/cpr/pressrelease/Jao%20Tsung-i-c.htm
香港浸會大學饒宗頤國學院
http://jas.hkbu.edu.hk/
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
http://www.jaotipe.hku.hk/
香港奇人:國學大師饒宗頤
http://www.guoxue.com/master/raozongyi/gxds.htm
星島環球網:香港文化的一片綠洲
香港電台:活着的文化見證-國學大師饒宗頤
http://www.rthk.org.hk/press/chi/20031206_66_117063.html
潮汕特藏網:饒宗頤教授歷年榮膺聘項表
http://cstc.lib.stu.edu.cn/xuezhe/raozongyi/bxb.htm
澳門大學:饒宗頤教授讚辭‏(由社會及人文科學學院鄧國光教授宣讀)‏
http://www.umac.mo/honorary/2004/jti_sp_c.htm
饒宗頤---維基百科
2016年 11月 16日 - 1:43:44am

饒宗頤,大紫荊勳賢(1917年8月9日-),字固庵、伯濂、伯子,號選堂,生於中國廣東省潮安縣,是國學家,在中國研究、東方學及藝術文化多方面有成就。
目錄 ‏[隱藏]‏
1 生平
2 學術成就
2.1 研究領域
2.2 著作
3 藝術成就
4 以其命名的事物
4.1 饒宗頤國學院
4.2 饒宗頤學術館
4.3 饒宗頤文化館
4.4 饒宗頤星
4.5 饒宗頤研究所
4.6 饒宗頤美術館
4.7 饒學
4.8 饒宗頤學藝研究中心
4.9 《饒宗頤研究》雜誌
4.10 《饒學研究》雜誌
5 家庭
6 參考資料
7 外部連結
生平‏[編輯]‏
饒宗頤為潮州知名學者、工商金融界名流饒鍔之長子。自少稟承家學,飽覽群書。家中的天嘯樓是當時粵東最大的藏書樓,藏書數以萬計。饒自小被父親訓練寫詩、填詞,寫駢文及散文。1932年,續編父親《潮州藝文志》,於《嶺南學報》刊登。1938年,中山大學因為日軍南侵而遷往雲南。饒在途中病倒,停留在香港時認識了王雲五和葉恭綽。從此他正式開始了國學研究。當時他協助王雲五編寫《中山大辭典》,撰《古籍篇名·提要》稿,協助葉恭綽編寫《全清詞鈔》。1949年移居香港,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中國文學系‎[1]‎。
饒曾任教於無錫國學專修學校(1943年)、廣東文理學院(1946年)、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中國文學系、香港大學、新加坡大學(1968年-1973年)、美國耶魯大學研究院(1970年─1971年)、台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72年)、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座教授,系主任;1973年─1978年)、法國高等研究院‎(EPHE)‎宗教學部(1978年)、日本京都大學(1980年)、澳門東亞大學(1981年)、溫州師範學院(1991年)、復旦大學(1992年)、廣東美術學院(1993年)、中山大學(1935年及1993年)、北京廣播學院(1994年)、杭州大學(1994年)、深圳大學(1995年)、韓山師範學院(1996年)、廈門大學(1996年)、台北華梵大學(1998年)、南京大學(1999年)、首都師範大學(1999年)、武漢大學(1999年)及北京大學(2000年)。
1962年獲得號稱西方漢學之諾貝爾獎的法國法蘭西學院「漢學儒蓮獎」。1965至1966年,他於法國國立科學中心,從事研究巴黎及倫敦所藏敦煌畫稿,並把研究結果著成《敦煌白畫》一書。1978年退休後在法國、日本、新加坡、泰國、中國大陸、台灣及澳門、美國周遊講學,舉辦書畫展,並先後受聘為多位內地著名大學的名譽教授或其他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1993年12月,他獲得法國高等研究應用學院‎(EPHE)‎頒予的人文科學博士學銜和法國文化部頒授的文化藝術勳章。1997年,他創辦了大型學術刊物──《華學》,並得到香港藝術發展局授予第一屆視覺藝術獎。1998年,獲中華文學藝術家金龍獎「當代國學大師」的榮譽。2000年,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授予大紫荊勳章,以表彰他在學術領域的傑出成就。2001年,他獲得俄羅斯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2005年,由饒宗頤教授書寫《心經》,並由當代著名篆刻家唐積聖先生鑴刻,「心經簡林」樹立於大嶼山昂平一址。2009年,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聘請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並得到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08香港藝術發展獎」之「終身成就獎」‎[2]‎。2011年,他入圍亞洲電視舉辦的感動香港十大人物評選。2011年,獲澳洲塔斯曼尼亞大學名譽文學博士。2013年,榮任法蘭西學院銘文與美文學院外籍院士,成為亞洲首位獲得此榮銜的漢學家。2011年12月,經西泠印社選舉擔任第七任社長‎[3]‎。2013年10月他被杭州市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授予「杭州市榮譽市民」稱號。‎[4]‎
饒宗頤97歲妻於2013年4月30日逝世‎[5]‎。2015年4月4日,饒宗頤獲得由鳳凰衛視舉辦的「世界因你而美麗--影響世界華人盛典2014-2015」的「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另一位為于敏)‎[6]‎。
學術成就‏[編輯]‏
饒宗頤的研究領域甚廣,時間跨度很寬,上至夏商下至明清,並且著作甚多,僅僅其中的《饒宗頤二十世紀學術文集》便有十四卷二十巨冊,超過一千二百萬字,專著逾八十種;論文1000多篇。除此之外,他精通甲骨文
https://zh.wikipedia.org/zh-hk/%E9%A5%92%E5%AE%97%E9%A0%A4
欢迎来到你的家谱
2016年 11月 16日 - 1:14:16am

The genealogy information on this website is powered by PhpGedView. This page provides an introduction and overview to this genealogy.

To begin working with the data, choose one of the charts from the Charts menu, go to the Individual list, or search for a name or place.

If you have trouble using the site, you can click on the Help icon to give you information on how to use the page that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ank you for visiting this site.

Put your title here


Click the configure button 调节 to change what is printed here.

饒氏-廣東潮安-饒宗頤家譜(2016.11.16PTH)

2017年 09月 25日 - 8:17:41am
Hit Count:

用戶被登陆
No logged-in and no anonymous users
GEDCOM Statistics
饒氏-廣東潮安-饒宗頤家譜(2016.11.16PTH)
This GEDCOM was created using PhpGedView 4.2.4 stable on 2016年 11月 16日
个人
总共男性
8
61.54%
总共女性
5
38.46%
总共姓名
家庭
来源
多媒体文件
其它纪录
3
总共事件
5
总用户
3
最早出生
最近出生
最早去世
最近去世
寿命最长的
87
去世的平均年龄
64
平均家庭里的孩子数量
1.33
View statistics as graphs

最普及的姓